一肖中特最准网站
 
  首页<廉政文化 <廉政故事<正文
 

电力杯正气甘南廉政征文作品选登

来源:甘南廉政网  发布日期: 2018-9-26  阅读次数:9196  
 

经过专家评委认真客观的评选,“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活动最终评选出一、二、三等奖作品共48篇,现将获奖作品分期刊发,供大家学习交流。

柏菁小小说二题

    

羊角乡终于脱?#35835;恕?/SPAN>

羊角乡脱贫后羊角乡?#21335;?#38271;就进了县里,羊角乡就来了一位新乡长,羊角乡就来了大记者要采访羊角乡,说是遵照上?#35835;?#23548;?#29976;?#20026;全县脱贫致富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现场会很热闹,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谈致富经验,谈领导方法,总结过去,展望未来。谈得绘声绘色,谈得声情并茂,谈得豪情万丈,谈得感激涕零。

最后一个走上台的是张二狗,全乡最后一个脱贫户。全县脱贫致富工作的句号将由这个出了名的懒光棍来画上。

记者将话筒对着他:“请问你是怎样走上致富之路的?”“?#22330;?#20474;走富路,嘿嘿……”二狗使劲吸了一下鼻涕。“乡政府是怎样帮你脱贫致富的?”

“嘿嘿……真是政府帮的?#22330;?#22079;嘿……”二狗又使劲吸鼻涕,吸得更响。

“请你具体说说政府用啥办法帮你的?”“办法……就是乡上给的办法嘛。”“啥办法你大胆说嘛,别怕。”记者更加亲热地鼓励二狗。

“嘿嘿……就是……我天天来乡上拾酒瓶,我就富了呗,嘿嘿……”“什么?拾酒瓶能致富?”记者没?#20174;?#36807;来。

“咦!你可别小看拾酒瓶子,就咱乡政府院里一天能拾好?#29976;?#19968;月下来少说要卖八百多元哩。”二狗很自豪,就又吸了一下鼻涕,“咱这地?#35282;睿?#21035;的地方没有,就数乡上最多,我就天天来拾,我跟谁都没说过,怕断了财路。”

二狗还想说,咋感觉气氛有点不对,刚才还热闹的会场咋一下子像火蛋蛋掉进了凉水盆里——灭了,会场上突然静得出奇。二?#35775;?#20102;,不知道自己哪儿没说好,愣站着浑身哆嗦,脸憋得通红,就又使劲吸鼻涕,吸得满会场都听得见。

好一会儿大记者才?#20174;?#36807;来,赶紧将话筒拿过去对准了新乡长:“请乡长谈谈您上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?”

新乡长缓缓起身,好像身体很沉。他接过话筒,目光同样?#33080;?#22320;扫视了一遍会场。会场更静了,凝固了一般。好一会儿,新乡长才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

“断张二狗的财路!”

众人?#31561;弧?#23569;顷,掌声雷动。

 

白老头的白内障

白老头一进门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他是我进这家医院实习时接待的第一位病人。我实习的这家医院虽然是县级医院,但实力不错,曾得?#28966;?#22269;际红十字会的资助,在周边地区颇有名气,尤其这家医院的眼科在整个西部地区很有一些知名度。能够进入这家医院眼科实习让我有一?#38047;?#36234;感,所以我很珍惜这次实习机会。

时隔半年,这老头子精神好多了,腰板挺直、满面红光,只是说起话?#20174;?#28857;不利索,吞吞吐吐:

“大夫,我……我看眼睛。”“你眼睛咋了?”我问。

“我想给这只眼睛也做个手术。”他拿手指了指右眼睛。“做啥手术?”

“就跟上次一样,割……割眼睛。”我笑着说:“那叫白内障手术。”

“对对对,就叫白内障。”他赶紧点着头应着,说,“今年春上你们不是给我做了左眼吗,一下子亮多了。你们大夫说了,半年后再做右眼吗,这都半年过去了,我这就来做右眼了。”

不错,半年前我刚进医院实习接待的第一个病人就是这个白老头,之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是因为这个白老头有着很特殊的背景,听说他儿子是位大领导,在省上的哪个部门工作,还跟我们的王院长是同学。这白老头做第一次白内障手术时,市上、县上好多领?#32423;?#26469;看望。老头子住的是高干病房,那房间的礼品堆积得都能开小卖部了。我的实习老师赵主任亲自主刀。住院期间王院长每天?#23478;?#26469;看望,表现出了极大的关心。所以这个白老头我至今还记得。但今天老头子却一个人拿着“农村合作医疗证”来做手术。

我向老头子交代了做手术?#21335;?#20851;程序和要办理的手续,特别强调了要家属签字、陪护,谁知老头子听后却用乞求的口气跟我商量:

“能不能不让家属签字?”

“那不行,”我说,“再说了,做手术你总得让家属陪护吧,没有家属怎么?#23567;!?/SPAN>

“陪护有?#20064;椋?#25105;只是不想让儿?#21448;?#36947;。”

“那行,只要有家属就?#23567;!?#25105;说着就给他办理了入院手续,又询问了上次手术的一些情况,要求他明天来时带上前一次的检查资料。打发老头子走后我及时地向我的实习老师赵主任做了汇报,赵主?#25105;布?#24518;犹新,又?#25165;?#25105;找到上次手术的病历以备查阅参考,还说要同王院长沟通。

?#25165;?#22909;了手术之后王院长又亲自来诊室动员白老头说:“?#25925;?#35753;您儿子来陪护吧,伯母毕竟年纪大了,怕照顾不好您。”

老头子一听急得连忙摇着手说:“别……千万别告诉他,要不这手术我就不做了。”大家只好依了老头。

手术很顺利,跟上次一样,原班人马,赵主任主刀,我又一次全程观摩了白内障手术的全过程。

这次白老头住的是普通病房,除?#20064;?#22806;,再没有人来看望他,也就没有了上?#25991;?#26679;堆积如山的礼物和人来人往的嘈杂,病房显得很清静,但医院的护理却十分周到,除了检查、喂药以外,?#38498;?#25289;撒?#21152;?#19987;人伺候,十分殷勤,看上去比亲人还亲,感动得老头子不住声地说谢谢。我暗忖,到底?#25925;?#19981;一样啊,这医院肯定?#25925;?#25630;特殊,?#25165;?#19987;人伺候白老头。我感到了实习期间不仅学到了专业知识,也从中受到了世俗?#21335;?#31036;,使我这个初涉世事的青瓜蛋子受益匪浅,我感觉一下子成熟了许多。

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,复查、拆线,办理出院手续。白老头要出院了,护理大夫和王院长都来看望,白老头激动地握着大夫的手说着感激的话:

“我都不知道咋感谢你们啦,比我亲儿子都伺候得周到,这叫我说啥好啊!”

“谢啥谢。”护理大夫说着话解下了大白口罩和帽子,说:“爸,是我!”

“啊!咋是你,你……你咋知道的?”白老头一时愣住了,看着儿子,一脸困惑。

“爸,我知道你是怕我来了又要惊动许多人来看你。上次手术?#19968;?#23478;来伺候你,没想到就来了那么多人,我也很后悔。你骂?#23435;遙?#20854;实我也不想那样,可有些人也不知怎么就知道了。”

白老头气冲冲地说:“活人不要随便欠人家的情,不沾亲不带故的,人家凭啥来?#27425;?#19968;个糟老头子??#20849;?#26159;冲着你来的。可吃人家的嘴软,拿人家的手短,欠人家的情是要还的,这不是给你添了负担吗?你说现今咱不愁?#22278;?#24833;穿的,轻轻松松、干干净净活人多好,不值?#40763;?#20154;家的情。”

“这我知道,爸,所以这次我接到老同学的电话就特意请了假坐火车回来,家都没?#19968;兀?#30452;接来了医院,就住在老同学办公室里。”儿子说着话握住了王院长的手动情地说:“太感谢你了,老同学!”

“谢啥谢,”王院长揶揄地说,“难得有机会让你也穿穿我的白大褂体验体验老同学的生活。怎么样,感受到?#23435;?#20204;?#20064;?#22995;的?#37096;?#20102;吧?”

“说啥呢,我倒还真羡慕你们的工作,虽然忙,但很充实,也很单纯,不像我们,有时要说?#22278;?#30001;衷的话,干身不由己的事,唉!真让人烦心。不过现在好多了,一切都在好转。”儿子脸?#19979;?#20986;了轻松的微笑。

“能得到领导的肯定真是太荣幸了。”院长风趣地说。“又说废话了,”儿子嗔道,“那我让你再荣幸几天,每天打?#39038;?#20505;我,你还没伺候够?”“可以啊,没问题。”王院长开朗地说。

“什么没问题,我可不愿再过这种地下生活了,像被监禁着一样。唉!想不到我们这些人想尽点孝都这么?#36873;!?/SPAN>

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家都笑了。

“爸,这些天你都没认出我吧?”儿子走到白老头跟前说,“这都是王院长?#25165;?#30340;,他让我住在他的办公室里,他每天给我们买饭,我穿上他的白大褂,戴上他的帽子、口罩来伺候你,就没人认出我来。”

“怪不得……原来是你?#20474;?#30340;大夫,”白老头对王院长说,“那这些天太麻烦你了,住你的、?#38405;?#30340;,这个人情可欠大了。”

“啥人情不人情的。大伯,我们是大学同学,同班、同宿舍、上下铺,关系铁着呢,就像亲?#20540;?#19968;样。你?#30340;?#20570;手术的事我能不告诉他吗?”

“哦,原来是你告诉他的,我说他咋知道的。”白老头说。“为了避免上?#25991;?#26679;的事情发生,我们就想出了这个办法,让他假扮医务人员来伺候您。”

“咦,这样好,你们还真有能耐,”白老头高?#35828;?#35828;,“就是太让你费心了。”

“费啥心,正好提供个老同学见面的机会,上次我们老同学都没说上几句话,这次正好补上。”王院长说,“好了,我?#25165;啪然?#36710;送你们回去,免得再惹麻?#22330;!?/SPAN>

儿子和王院长一左一右扶着白老头走了出去。看着他们的背影我想了好多好多,猛然间又想到了学校?#25165;?#30340;实习期间每人要写一份社会调查报告,我就想把这个故事记下来,题目就?#23567;?#30333;老头的白内障》。



(本文获“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小说类一等奖)

作者简介

柏菁,?#26657;?#29976;肃成县人。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飞天》《青岛文学》《百花?#21834;貳?#23567;小说选刊》《甘肃日报》等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、报告文学?#21543;?#25991; 100 多万字,并有部分作品获奖。出版中短篇小说集《哭泣的太阳》(中国文联出版社)。有小小?#31561;?#36873;高?#38469;?#21367;和?#35848;?#20070;籍。现供职于甘肃成县第一中学。

 
  上一篇:不忘初心
  下一篇:“电力杯•正气甘南”廉政征文作品选登 张弘小小说两篇
 
 
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各省纪检监察机关 各市纪检监察机关 新闻媒体网站
 
 
 
 
一肖中特最准网站 好运来高手论坛www399399con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电脑版 168彩票报速赛车开奖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重庆山东时时吗 胜算家北京快乐8破解版 广东时时号码推荐 重庆时时彩助手走势app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